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愛比戀更重

試閱第一回
『喜歡』已經沒辦法滿足貪得無厭的內心,他知道……自己需要的是更多、更深、更確實的東西,來束縛著自己……

週末的晚上,克哉如慣常的到御堂家過夜。最近,他們之間的相處愈來愈順利,克哉在面對著御堂時也漸漸可以放鬆起來,話題變多了,話也變多了,也因此克哉愈發的覺得御堂對著自己時的表情變得柔和,笑容也變多了。

可是,克哉依然沒有打算住在一起,雖然御堂曾經有稍稍的暗示過這想法,可是,他知道自己現在還沒辦法做到這一步,跟御堂同居,正式進入御堂的生命,他的世界,他的一切,克哉覺得這對自己來說,還是沒辦法承受。

像現在這樣,每星期悠的在御堂家渡過,克哉就已經覺得很滿足了。

「下星期的週末,我不會在家。」坐在沙發上翻看著雜誌的御堂,似是突然想起來似的,對著身旁的克哉說。「所以,星期天我們再見面吧。」

「啊、這樣啊……」克哉一臉欲言又止的,想開口說什麼,到最後只是笑著點點頭。「我知道了,反正我下星期工作很多,正好可以在週末處理。」

「你什麼都不問嗎?」明明一副想知道原因的表情,但御堂知道,克哉什麼都不會追問,他因此而皺起眉頭了。

「要問什麼……」克哉低下頭去,翻弄著手中的遙控器。

「所以我去做什麼,去跟什麼人見面,你也不想管了?」御堂的眉頭,皺得更緊了。

他慌張的抬起頭來看著自己,然後咬著唇搖了搖頭,那被咬得發紅的嘴唇,像伊甸園的紅蘋果一樣,充滿著誘惑的氣息。

御堂忍不住轉身吻著了他的唇,瞬間,克哉發出了低微的吟聲,掙扎著的同時動作卻又不敢太大,欲拒還迎的姿態讓他更是不能自控。

「克哉……你、就不想知道我破壞跟你的約定,要去做什麼嗎?你就完全不在意嗎?」

「不、不是的……」克哉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快要哭出來了。「我只是……只是怕問了,御堂先生會覺得我……多管事……」

他不想、做出讓御堂覺得厭惡的事。

「笨蛋、你忘了嗎?」御堂把人抱得更緊,似是要把人捏碎似的用力,克哉不禁呼痛,但始終不敢反抗。於是他更加深入的吻著克哉的唇,反覆而深刻地交換著彼此的氣息。

「御、御堂先生,痛……」唇被弄痛了,御堂才願意放開克哉,看著他那雙冒著水氣的藍色眼睛,就像被雨水洗刷過的藍空一般清澄,御堂不禁揚起嘴角了。

「這樣的痛,是要讓你再次想起……你愈多管事,我愈喜歡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」克哉垂下眼簾,移開視線不再看他。

「克哉!」御堂卻立即扳著他的下巴,強迫他看著自己。「你還想可是什麼?」

「……我可以嗎?」克哉無奈的看進御堂那雙深邃而神秘的紫色眼睛,語氣中滿滿苦澀。

「你覺得你沒這個資格嗎?」御堂放開扳著他下巴的手,貼近的身體分離了。「我們的關係,你還不想承認嗎?」

克哉更加用力的搖頭,「絕對不是這樣的!絕對不是!我只是……只是怕我多問了,你會不耐煩,然後……會……討厭我……」

「我討厭你……什麼都不問……」在他耳邊低喃著說,御堂的耳語讓克哉臉頰發紅。

「那麼……下星期六,御堂先生要做什麼?」


克哉星期六在公司加班渡過,因為上星期御堂告訴他,其實今天他是要參加公司的一個宴會,因為他也算是管理層,所以必須要出席。

御堂說宴會可能會拖得很慢,所以才會叫自己這一晚不用到他的家去。

「克哉?」正坐在電腦前埋首工作的克哉,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把他給嚇了一跳,連忙回過頭去看。「真難得,星期六晚上你竟然在公司加班?」

「啊、本多。」克哉看到來人才放下心來,微微一笑。「你不也是星期六回公司來了?」

「我星期六回公司是平常事,但你回公司可真是第一次,你最近的週末不都很忙嗎?每次說想約你,你都說沒空,不然就是不在家。」

「啊、嗯……」轉身回去,克哉不多說什麼,繼續手上的工作。

「那麼,你到底是在忙什麼?」

「沒、什麼,只是……週末就要好好休息嘛。」不擅長說謊的克哉,只能說出這樣的謊話來而已。

「所以你是在哪裡好好休息了?」

「本多,你是來工作還是來聊天的?」克哉苦笑,只好馬上轉移話題。

「邊工作邊聊天啊,不然整個八課只有我們兩個人,不說說話多無聊。」本多坐到克哉旁邊自己的座位上,笑著回答。

「嗯……」就在這個時候,克哉的手機震動了起來,收到新郵件了。他連忙拿起手機,轉身過去背著對本多才打開郵件來看。

因為他知道來信的人會是誰,當御堂的名字映入他眼中時,他就知道自己沒猜錯了。

『宴會看來還要一段時間才結束……』只有短短這樣的一句,看起來有點無奈。可是,克哉卻好像知道他這句說話背後的意思。

會這樣說,是想告訴自己……他想他吧?克哉不自覺地泛起微笑。

『接下來還要繼續吧?不要太辛苦了。』回覆後,他就傳送了。

「在傳郵件給誰?」在他按下傳送鍵後,正想轉身回去繼續工作時,本多突然說話,把他嚇了一大跳。

「啊!?」發現本多低頭盯著自己的手機看,他馬上收起來說。「你、你怎麼偷看別人的信件了?」

「啊、抱歉抱歉,只是看你突然轉身過去又低下頭,我以為你人不舒服了。」本多連忙退後了幾步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,攤了攤手。「我可是什麼都沒看到啊。」

克哉紅了臉,轉身盯回電腦螢幕,以只有自己才聽到的語氣自言自語說:「最好什麼都沒看到。」


「本多,那我先走了。」晚上接近十點,克哉完成了手上的工作後,道別了本多後離開了公司。

收到上次那封郵件之後到現在,御堂也沒有再有新郵件傳來了,也許始終是公司宴會,要跟很多高層應酬,沒空了吧?

克哉一個人走在人不算多的路上,靜靜的,在心裡算著自己的步伐。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從這裡,要走多少步,走多少路,才會走到御堂家樓下?

他抬頭,看著星星不多的夜空,本來這條路是要走向電車站回自己家的,可是,愈是算著自己的腳步,他卻愈走愈慢……閉上眼睛,腦海中浮起的是御堂溫柔看著自己,淡淡的笑容。

好想御堂……好想念他的擁抱、他的溫柔、還有……他包圍著自己的氣息。最近克哉發現自己愈來愈貪心了,一開始,他覺得只要在御堂身邊就足夠了,然後……他渴望御堂能夠喜歡上他,當御堂真的喜歡上他了,他卻又開始渴望更深的……

他睜開眼睛,看著壓壓的夜空,深呼吸了一口氣,空氣中有著晚上滲著涼意的味道,讓人心曠神怡,他步過轉了燈的馬路,向著跟車站相反方向的地方走去。

從這裡,走到御堂家要多久呢?


當是散步似的往御堂家走去,不知不覺走了快一個小時,踏入了初秋,雖然白天還是很熱,但到了晚上,愈接近深夜就愈有秋天的涼意,這樣走在路上,雖然還是會出點汗,卻不會覺得不舒服,在這種天氣之下散步,克哉大概真的是第一次。

為了御堂的第一次,因為御堂的第一次,認識御堂孝典後,克哉體會了很多的第一次。雖然有些很痛苦,可是……這也成為了自己生命的一部份,因為御堂,他的人生感覺變得充實了。

「御堂先生,應該沒那麼早回家吧?」他遠遠的已經看到了御堂的公寓了,慢步走近時,克哉突然不自覺的苦笑,自己不顧一切的跑來這裡,卻又見不到自己想見的那個人,感覺還真像個笨蛋。

他抬頭看著昏暗一片的公寓大樓,心想再多等一會好了,其實他也並不是非等到御堂回來不可,只是心血來潮想見面而已,想見御堂,突然……想見他想得不得了。

不知道……御堂是不是也一樣,因為今晚不能見面,而想念著自己?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プロフィール

該隱

Author:該隱
同人本出版相關資訊。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カレンダー

05 | 2017/06 | 07
- - - -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-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來玩啊~

ブログ内検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