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鬼畜眼鏡]第二顆鈕釦(御克)(克哉生日賀文)

克哉生日快樂~
今年也要繼續跟笨蛋部長笨笨地拉布拉布下去啊~~>V<
你有過這份記憶嗎?高中畢業時,女生都希望能夠得到心儀男生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的這份美好回憶……

「為什麼女生都想要男生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?」克哉看完電視節目的預告後,轉頭問坐在他旁邊,正在看書的御堂。「那代表什麼意思嗎?」

「欸?」御堂抬頭看著他,一臉好笑的。「你不知道嗎?」

克哉側著頭想了想,然後搖了搖頭。「高中畢業時,沒有女生問你拿第二顆鈕釦嗎?」

「沒有,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把鈕釦給別人?」而且他高中時,朋友本來就不多,認識的女同學,用一隻手算還嫌太多了。

只是御堂愈問,他就愈不懂,眉頭皺得愈來愈緊了。「那到底是代表什麼?」

御堂笑開了懷說:「那是因為,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最接近心臟,如果心儀的男生願意把那顆鈕釦送給女生的話,那就代表他對那女生也有意思吧。」

「所以是……」

「告白的意思。」

「原來是告白啊……。」克哉一臉恍然大悟的點點頭,然後低喃著說:「那麼,御堂先生高中的時候,一定很多女生搶著要你的第二顆鈕釦了吧?」

御堂揚了揚眉,下一秒間他露出壞心微笑說:「這個啊……真的可多了,鈕釦只有一顆,搶的人可不少。」

克哉看起來有點不高興,別過臉去繼續看電視,看到他這種明顯不是滋味的表情,御堂的笑容更深邃了。

「那……送了給誰?」聲音小小的,如果不側耳細聽,還聽不到他在說什麼。

「克哉,你想知道嗎?」御堂靠近他的身邊,修長的手指在他的腰間徘徊不走,挑逗的意味甚濃。

「我……」克哉轉頭看了他一眼,說不下去了,又別過臉,最後,他看到克哉連耳根都發紅了,緩緩點了點頭。

「那麼,你先給我一點甜頭,我再告訴你……」御堂笑著,咬下了克哉那弧度優美的脖子。

「啊、御堂先生!」克哉身體一顫,回過頭來時,自己的雙唇已經被吻個正著了。

「如果不吻王子的話,王子可是什麼都想不起來的啊……」低聲的笑語著,成功地把克哉逗笑了。

「你又不是睡美人……」雙唇貼近的時候,克哉呢喃的低語顯得誘人。

「反正都吻了,沒差。」御堂說。「接下來,要不要再吻得更熱情一點?」

克哉臉頰紅紅、雙手環上了他的雙肩:「……我說不要,你也不會相信吧……」

御堂的唇邊,泛起了微笑。一場浪漫的雙唇纏綿遊戲,正要展開……


踏入了年末,放假的第一天早上,御堂說他要回老家走一趟。

「回老家?」克哉有點訝異的看著他。「怎麼那麼突然要回去了?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

「沒有,只是想要回去拿點東西而已,而且不是突然想到的,其實我早就準備今天要回去一趟。」

「是很重要的東西嗎?非要回去拿不可?」克哉問。

「嗯,對啊。很重要。」御堂點點頭,然後笑了。「我大概黃昏前就可以回來了,到時候,你可以來車站等我嗎?」他問克哉。

「到車站等你?」

「對啊!你今天也沒什麼特別的行程吧?」他看著克哉,只見他搖了搖頭。

「嗯、嗯,可以啊。」克哉回答,只是他覺得奇怪而已。因為御堂平常也不會刻意要求自己等他回家,尤其是到車站特別等他回來這種事,可是他到最後還是什麼都沒有說出口。

於是早上,御堂就出門回家去了。


下午大概接近六點的時候,克哉收到了御堂的郵件,說自己大概半小時後就會到達車站了,於是他換了衣服就出門去了。

從他跟御堂的家到車站大概要十五分鐘的路程,他到達車站時,天已經全下來了。在車站進進出出的人潮很多,今天是年末長假的第一天,所以來東京跟返鄉的人潮很多。

克哉站在出入口的不遠處,正好可以清楚看到從車站裡出來的人,他站了大概十分鐘後,卻還沒看到御堂的身影,倒是他覺得有一個女生,慢慢向他走來。

最初,他並不為意,可是當女生愈走愈近,他就開始留意到她了,因為她的手上正拿著一支向日葵,在這樣已經天全的晚上,顯得有點格格不入。而且她似乎是向著克哉走來,而且直對著他微笑。

自己認識這女生嗎?克哉側頭想著,是客戶嗎?還是朋友?不過他好像並不認識如此漂亮的女生朋友。

那女生果然來到他面前然後停下了腳步,接著,她突然把向日葵遞給了克哉,把他給嚇了一跳,愣住了一動也不動。

「這個,送給你。」女生用她甜甜的聲音開口對克哉說。

「……我、我嗎?」他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少女,她點了點頭後,克哉才緩緩伸手接過了向日葵。「謝、謝謝。」

「不客氣。」少女說完了這一句,對他露出笑容後就開步離開了。

克哉奇怪的看了看手中的向日葵,為什麼……那女生要送他這向日葵? 他應該不認識她才對啊……眨了眨藍色的眼睛,克哉心想,會不會是對方認錯人了?他也沒想太多,就繼續等御堂的出現了。

大概又過了兩分鐘,又有一個女生向著他走來,正當他想著不會又要送他什麼了吧,女生已經再次遞上一支向日葵給他了。

「啊?」克哉再次愣住了,他如墮五里霧之中,完全摸不著頭腦。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?一直有女生送他花,等會讓御堂看見了,他該怎麼解釋才好?拿著兩朵向日葵,克哉真的一臉茫然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但事情還沒有就此完結,在接下來的十分鐘,他陸陸續續的從幾個男生跟女生手上收到了一朵向日葵,每一個人臨走前,都彷彿跟自己很熟悉似的,給了他一個很燦爛的笑容,到最後他手上一共收到了十一朵向日葵了。

「……這、該怎麼辦?」克哉喃喃自語的說著。「這下子,真不知該如何解釋了……」

「呵、佐伯君今天的收穫可真豐富。」就在自己茫無頭緒的時候,御堂的聲音從自己面前傳來,只見他哼了一聲,緩緩的說。

「那…… 那個,御堂先生!」他一抬頭,就看到御堂站在自己面前,紫色的眼睛瞇起來盯著他看。「這是……這些是剛剛,幾個女的……不,其實也有男的……他們一個又一個的給了我,啊啊,不對,其實是他們突然送我的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……我就收了……那個……」克哉一急了,說話就開始語無倫次了,他抬起頭瞄了御堂一眼。「御堂先生……我……」

「等等,克哉,你先回答我,這些向日葵,你喜歡嗎?」但御堂卻先一步打斷了他的說話,問了這問題。

「……什、什麼?」

御堂的手抬起,摸了摸克哉捧著的向日葵,說:「其實這些向日葵,是我在老家車站旁邊的花店看到的,白天時陽光正好照到花店,向日葵綻放得非常燦爛,看著這些綻放得很漂亮的向日葵,我就不禁聯想到你了,所以,我就把它們買下來送你了。」

克哉聽懂他的意思,忍不住紅了臉,差點就把整張臉埋到向日葵花堆中。「可是,你怎麼找那些陌生人送我?害我很不好意思……」

「克哉,你忘記了啊?」

「我忘記了什麼?」

「下星期是你生日啊。」御堂說。「你不是總說我很不懂浪漫嗎?所以這一次,我在車站裡請了十一個人把向日葵送給你。這種浪漫,我可是想了一整個早上啊,以後可能再想不到這種浪漫了。」

「……御堂先生你真是的……」克哉忍不住笑了。「你這種突如其來的浪漫,真的會把人給嚇壞。」

「那也要佐伯君你喜歡才可以啊。」看到他的這種反應,御堂滿意的說。

「因為是御堂先生難得的浪漫,所以我真的很驚喜了。」他認同地回答。「謝謝,御堂先生,我真的很喜歡你送我的這些花。」

「你知道嗎?克哉,為什麼我送你的向日葵只有十一朵,而不是十二朵?」御堂的唇邊蕩漾著柔和的微笑,就像冬夜裡突然飄落的白雪,美麗非常。

「對啊,為什麼只有十一朵?」克哉低頭看看花才想到,他從一開始到最後,只收到了十一朵向日葵而已,一般來說,送花是不應該送單數的。

「因為,還有一朵在這裡。」他凝望著克哉,手指也纏上了對方的指尖,直到十指緊扣。

「等一下,御堂先生,這裡會被看見。」克哉急急忙忙的想把手給抽回來。

「沒關係,不會有人發現的。」但御堂卻一副不在意的表情說。「大家都匆匆忙忙的,而且我們站在那麼角落的位於,沒人會看到的。」

克哉覺得,最近御堂真的是愈來愈不像他一開始所認識的那個御堂孝典了。

「克哉,會看到向日葵就想到你,是因為……我覺得你跟向日葵很相似。」

「我、我嗎?」他疑惑的反問,自己可是沒有這感覺。

「向日葵啊,只有要陽光,即使發生什麼事也會抬起頭來面對著大陽,這感覺就像現在的你,克哉,不管發生什麼事,你永遠都是笑著去面對,就像向日葵一樣。」

「我……絕對沒有御堂先生所說的來得堅持,我可以笑著面對每一個困難,也是因為有御堂先生在我身邊而已。」說話的聲音雖然很小,但每一字一句,都傳進了御堂的耳中,變得非常響亮。「如果沒有你,我到現在還是以前的那個我吧?」

他知道、他當然知道。御堂也一樣,如果沒有克哉的出現,現在的他,還是以前那個築起了高高的圍牆,隔絕了自己跟整個世界的御堂孝典。

他的笑容變得更加深邃了:「好了、天氣那麼冷,你在這裡站了那麼久很冷吧?我們回去吧。」

「嗯。」克哉單手捧著向日葵,然後轉身跟御堂肩並肩的離開車站。


當他們走到離家不遠的小路時,因為來來往往的人不多,所以御堂說:「手給我,你手很冷吧?」他這樣說著,並抓起克哉的手。

「嗯,不會太冷。」克哉搖搖頭說,卻依順的讓他牽著自己的手,也許自己真的覺得冷了,被御堂牽著,那份熾熱的感覺,讓手指的指尖都感到疼痛。

「這樣好了。」他的手冷冰冰的,於是御堂把他的手放進了自己大衣的口袋裡。「這樣就暖和多了吧?」

「咦?」本想還想說什麼的克哉,卻在御堂的口袋中摸到了什麼東西,不禁疑惑的叫了一聲。「御堂先生,你口袋有什麼東西?」

「是嗎?我口袋裡有東西?」御堂神秘的看了他一眼。「那你要不要把他拿出來看看?」

「我拿出來嗎?」他點了點頭,於是克哉再次停下腳步來,把口袋裡的東西握在手中拿出來看看。「這是……鈕釦?」

「嗯,是我高中制服上的鈕釦。」

「高中……制服?」他瞪大了眼睛看著對方。

「第二顆的啊。」還故意加重了語氣。

「欸?」克哉驚訝的叫了一聲。「可是……第二顆鈕釦,御堂先生不是說……」

「當年是很多人搶著要,但搶著要不代表我要送啊……」御堂瞇起眼睛,笑著說。

「你今天說要回家走一趟拿點東西,就是去找高中制服?」

「嗯,對啊!找得可辛苦呢,我差點都忘了自己有沒有丟掉了。」他笑得有點靦腆,此刻就像個孩子。「而現在這顆鈕釦,我就送給你了,佐伯同學。」

克哉握著那色的鈕釦,聲音忍不住顫抖:「送給……我嗎?」

「佐伯同學,你願意接受……我這次的告白嗎?」

告白……?御堂對自己的告白?

「我……」克哉握緊了自己的手指,雖然是鈕釦,可是他彷彿聽到心臟跳動的聲音,很響亮,那是屬於他自己,跟御堂的心跳聲,慢慢的、慢慢的,融為一體。「我願意,御堂先生……」

克哉轉身,用力地擁抱著御堂。

他被嚇了一跳,沒想到克哉會突然主動的擁抱自己,雖然中間隔著一束向日葵:「克哉,你會把花壓壞的。」

「沒關係……沒關係,不只是這些向日葵,即使你要把我弄壞,我也願意……」

「笨蛋。」御堂的雙手也回抱著他,在這沒人看到的小路上。「誰說要把你弄壞……」

說著,他輕輕地吻上了克哉的雙唇,甜蜜的感覺,在這無人的小路上漫延開來。

……誰捨得把你弄壞……笨蛋……


今年的生日,雖然禮物一點也不華麗,可是……那份感情卻很重,重得克哉快要承受不了。

最重的,始終也是御堂那份深愛著自己的心情,他感受到了、感受得非常清楚了……

「謝謝你、御堂先生,明年也請多多指教了。」

「……克哉,我愛你……」

(完)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プロフィール

該隱

Author:該隱
同人本出版相關資訊。

最近のコメント

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カレンダー

05 | 2017/06 | 07
- - - -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-
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來玩啊~

ブログ内検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